證監會十問南京銀行 高撥備、低不良再受監管關注

2019-10-26 08:34:13

不良貸款率連續三年低于1%,撥備覆蓋率卻維持在400%以上,這是為什么?繼財政部之后,上市銀行的撥備覆蓋率與不良貸款的背離,再次引起監管關注。而最新的例子,就是南京銀行(601009.SH)。

在10月18日披露的再融資反饋意見中,證監會一口氣向南京銀行提出了10類、20個問題,除了要求補充披露逾期3個月以上貸款未劃歸不良貸款、現金流波動、所受處罰的情況外,監管還要求南京銀行就不良貸款率較低、撥備覆蓋率較高,且核銷貸款減值準備金額較高的情況,債券投資減值準備計提是否充分等進行補充說明。

在A股上市銀行中,撥備覆蓋率較高的并非南京銀行一家。截至2019年6月底,33家A股銀行中,撥備覆蓋率超過300%的達到了6家,超過400%的則有3家,南京銀行6月末的撥備覆蓋率為415.5%,此前三年也高于400%,但不良率卻低于1%。

高撥備本身,可能就是問題的答案。雖然一直維持高撥備水平,但南京銀行的貸款減值準備并非處于靜態。2017年以來,該行計提的貸款減值損失合計超過146億元,但計提、核銷的貸款,金額至少也在75億元左右,這不算同期計提的大量投資資產減值。

高撥備覆蓋率之謎

在10月18日披露的再融資反饋意見中,證監會要求南京銀行,對不良貸款率較低、撥備覆蓋率較高,且核銷貸款減值準備金額較高的情況,在兩方面進行說明:一是結合同業情況,說明不良貸款率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,不良貸款劃分是否真實謹慎;二是貸款減值核銷是否謹慎合規,是否對不良貸款金額的真實性準確性構成影響。

南京銀行的撥備覆蓋率目前在上市銀行中處于較高水平。公開披露數據顯示,截至2019年6月底,該行撥備覆蓋率為415.5%。此前的2016年至2018年,該行的撥備覆蓋率分別為457.32%、462.54%、462.68%,均高于400%。

2018年3月,原銀監會曾下發通知,對商業銀行進行“一行一策”的區別監管,將150%的撥備覆蓋率硬性要求,調整為120%~150%的彈性區間,貸款撥備率則由2.5%調整到1.5%~2.5%。據此計算,南京銀行2019年上半年的撥備覆蓋率在A股銀行中位居第三,達到監管標準的2.7倍左右。

撥備覆蓋率持續較高的同時,南京銀行的不良率卻一直維持在1%以下的水平。2016年至2019年6月底,該行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0.87%、0.86%、0.89%、0.89%,處于相對穩定狀態,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約為28.96億元、33.45億元、42.72億元、46億元,累計增長僅約17億元,累計增幅約60%。

而在同期,南京銀行的貸款卻從2016年底的3317.84億元,增長到2019年6月底的5390億元,累計增加2072億元以上,累計增幅也在60%左右。從表面上看,南京銀行的不良率較低,主要是貸款同步較快增長,稀釋了不良率。

“撥備覆蓋率維持在很高的水平,主要還是為了以豐補歉、藏糧過冬。”某股份制銀行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,一方面,銀行出于對自身情況的預判,需要在盈利較好的時候,增加撥備預備未來風險暴露,另一方面也要處理存量不良資產。

但真正的答案,隱藏在證監會此次專門提及的問題當中——并非不良貸款增長緩慢,而是歷年進行的核銷。以南京銀行2017年、2018年上半年為例,該行核銷的不良貸款約為18.8億元、30.3億元,2019年上半年核銷、轉出的不良貸款就達到25.9億元,呈現持續上升的態勢。

而在減值準備計提方面,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,該行分別計提37.7億元、65.9億元、43.8億元,同樣逐年增加。盡管如此,2019年6月底,該行的撥備覆蓋率也比上年底下降了47.18個百分點。

投資資產消耗撥備

對銀行來說,需要計提減值準備、減值損失的資產,并不僅僅是直接體現在表內的貸款,非貸款類的投資類資產,同樣也需要通過撥備覆蓋。

銀保監會2019年4月出臺規定,要求銀行對表內承擔信用風險的金融資產進行風險分類,包括但不限于貸款、債券、同業資產、應收款項等,表外投資資產也要進行風險分類。根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,此前,銀行雖然未將投資資產計入不良,但卻進行了計提。

“看銀行的資產質量,不能光看貸款,投資這個因素可能被忽略了,在監管要求分類之前,銀行實際上計提了投資資產。”某城商行同業部門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,買入返售、債券、應收款投資等都屬于投資資產,雖然也計提了減值損失,但一般不計算在不良貸款和不良率中,存在隱藏的情況。

而投資類資產風險減值準備、核銷,對銀行撥備的“隱形”占用,在南京銀行歷年財報中可見一斑。最近幾年來,該行都計提了金額不小的應收賬款、可供出售金融資產等科目的減值準備。

年報數據顯示,2017年、2018年,南京銀行計提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減值準備為5.87億元、7.23億元。同期,該行的應收款類投資減值準備余額分別為32.46億元、29.6億元。2018年該項目的減值準備下降,是因為年內計提減值約2.8億元,而減值準備沒有同比增加。

金融投資資產中的一些類別,還會因為外部環境的變化,出現階段性風險。如債權投資資產,2018年以來,因為債券市場違約增加,導致該行持有的此類資產風險上升。數據顯示,截至2019年6月底,該行的債權投資減值準備余額為26.81億元,而年初這一數據為24.5億元。

根據半年報披露,2019年上半年,南京銀行的信用減值損失金額共計38.6億元,扣除貸款43.8億元外,還包含債權投資2.26億元。2018年,該行也計提了8531萬元的其他應收款損失準備金。

已經大額計提減值準備的情況下,證監會仍然要求該行說明投資、債券類資產計提減值是否充分。在反饋意見中,證監會要求該行就持有的可供出售金融資產余額增長較快,債券投資金額增長較快且投資金額遠超貸款金額,補充說明最近一期可供出售金融資產的主要內容,增長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,以及債券投資金額較大、增長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,主要投資情況、收益情況、減值準備計提是否充分等。

預防貸款向下遷徙

此前,財政部公布的一份征求意見稿,金融企業原則上計提的損失準備,不得超過規定最低標準的2倍;超過2倍的部分,應被視為隱藏利潤的傾向,應全部還原成未分配利潤,在年終進行分配。監管部門規定,銀行撥備覆蓋率基本標準為150%。

公開數據顯示,截至2019年6月底,33家已正式登陸A股的上市銀行中,撥備覆蓋率超過200%的共計19家,占比接近60%,超過300%的達到了6家,超過400%的則有3家。

多位銀行業內人士此前向第一財經記者分析,銀行撥備覆蓋率較高,通常來說,并不是為了隱藏利潤,主要還是為了預防風險,對沖未來可能暴露的不良資產。

而從貸款遷徙率變化來看,情況確實如此。以南京銀行為例,2019年6月底,其關注類、次級類、可疑類遷徙率分別為32.76%、68.91%、66.48%,關注類、可疑類則比上年底下降12.82個百分點,基本持平,但次級類遷徙率比上年底上升了19.74個百分點。

但部分指標的下降并不穩定。2016年底,南京銀行關注類貸款遷徙率為48.87%,2017年降至25.92%,2019年上半年再次回落;可疑類貸款的遷徙率,2017年比上年下降近36個百分點至29.23%,此后又重新上升到66%以上。

監管層10月21日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披露,2017年初至今,銀保監會已處置不良貸款4.9萬億元。根據公開數據,2017年、2018年,銀行業分別處置不良貸款1.4萬億元、近2萬億元。今年前三季度,共處置1.4萬億元,同比多處置1765億元。

與此同時,商業銀行的貸款損失準備也在逐步提高。2016年至2019年6月底,金額分別為2.67萬億元、3.09萬億元、3.77萬億元、4.26萬億元,撥備覆蓋率為176.4%、181.42%、186.31%、190.61%,均同步上升。

 
  1. 獐子島公司稱“捕撈養殖海

    作者: 點擊數:1948

  1. 甘肅省人民醫院一女醫生遇

    作者: 點擊數:1704

  1. 重新定義精釀潮流新文化,

    作者: 點擊數:1639

  1. 2 展青田“世界超市”魅力 僑博會

    作者: 點擊數:1516

  1. 3 高架橋上小狗四處亂跑南京警民追

    作者: 點擊數:1280

  1. 4 喜茶、奈雪等 10款珍珠奶茶檢出

    作者: 點擊數:1231

  1. 7 南京第二波桂花綻放路邊又聞桂花

    作者: 點擊數:1164

  1. 8 致遠互聯公布中簽結果 10月23日

    作者: 點擊數:1160

友情鏈接:
湖南双色球兑奖地点